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筹码美股 > 经济体观察-6-印度出了个邓小平

经济体观察-6-印度出了个邓小平

『印度所处的地位,不能在世界上扮演二等角色,要么就做一个有声有色的大国,要么就销声匿迹。』——尼赫鲁,印度开国领袖

两年前,选民们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送上总理宝座,并且,他所在的印度人民党最掌控了议会——该党在印度人民院(议会下院)选举中,获得全部543个议席中的282席,成为30年来首个拥有议会下院绝对多数席位的政党而原执政党国民大会党仅获44席。而莫迪本人手握的权力,也是历任总理都未曾拥有过的。

人民将权力集中起来,交给一党、一人,兑换的是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莫迪承诺,将把印度带入『黄金时代』——更多的工作机会,更繁荣的经济,以及更高的国际声望。

莫迪确实不负众望:通胀下降,利率降低,汇率稳定,财政和经常性账户赤字收缩。去年,印度官方声称,该国GDP增长达7.5%,已超越中国,成为增速最快的大型经济体。来自国外的直接投资也在不断增加。

或许在一代人的时间内,印度这个古老的国度,将成为全球最强的三大经济体之一,它的国际影响力也将达到历史顶点。

1990年,中印拉开差距的起点,印度 GDP 已经超越俄罗斯1990年,中印拉开差距的起点,印度 GDP 已经超越俄罗斯

在1990年之前,印度和中国是非常相似的,某些方面甚至更强,例如,人口红利;很多方面,印度又不如中国,例如,市场、宗教、种姓、气候、政府效率。

今天,相对落后的印度,更像2000年之前的中国,处于起飞前的原点,电商行业的飞速发展就是一个例证:

  • 基数庞大:每3秒,印度就新增1位从未体验过互联网的用户。到2030年,超过10亿印度人将接入网络。
  • 增长最快:2015年1月时,仅仅为20%的用户使用智能手机,5个月后,2015年6月,已经达到25% ,增了数千万户。
  • 巨头投资:电商大战已经打响。尽管体量还很小——去年电商销售额仅为160亿美元,但印度是全球电商增长最快的市场。

这里承载了贝佐斯的野心——他希望印度成为亚马逊第二大市场,仅次于美国。贝佐斯计划在印度投入数十亿美元。

这里也承载了马云的野心——阿里巴巴该公司同时投资了Snapdeal和迅速崛起的支付服务提供商Paytm Mobile Solutions。

就像中国的电商大战一样,印度最大电商Flipkart等正在物流上砸下大笔钱,并大搞促销,引诱消费者。

电商在印度能有如此大的潜力,不仅仅是因为便宜和人口众多,而是叠加了众多因素:

1、金融快速发展中国电商能迅猛扩张,支付宝功不可没——它解决了买卖双方的信任问题。印度也是如此。阿里投资的Paytm提供电子钱包服务,目前已拥有1.2亿个账户,是印度信用卡用户的六倍。电商企业也在帮助小商户们获得贷款。比如,亚马逊就向印度卖家推出了相关服务。今年一月,Snapdeal宣布与印度国家银行合作,简化贷款流程。

2、幅员辽阔,基础设施差电商正在将库房和各地发货节点整合起来,形成一套巨大的配送网络。由于印度的城市化还没有完全开始,作为印度最大的电商,Flipkart和Snapdeal的用户中,有一半居住在印度大城市之外的农村地区。而亚马逊则准备帮助印度卖家们把货销往海外。

3、线下零售较弱这给了电商全面超越线下的机会,印度超市和连锁店仅占十分之一的销售额。印度市场最大的三家电商——Flipkart、Snapdeal和亚马逊,其销售总额已经超过排名前十的线下零售商。

4. 人口年轻三分之二的印度人年龄在35岁以下。这些年轻人开始使用智能手机,其消费习惯将完全不同于其父母一辈——电商是首选。

当然,尽管增长很快,但印度市场的特性,使得电商的发展不会像在中国市场那样一帆风顺:

1、市场不够统一阿里巴巴成长的一大基础,是中国有成千上万的小卖家,语言统一、渴望机会,有一定的加工制造能力。印度的制造业基础则差得多,而且,印度人使用超过20种语言,这让市场变得更加复杂;

2、印度缺乏资本积累印度人较穷,农村人口众多,城市化不足,缺乏资本积累,民间投资非常弱。相比之下,中国的大规模的资本积累,可以分为3步走:1)初期源于华侨投资、日本援助以及城乡二元剪刀差。2)中期源于发展工业,大力展开对外贸易和参与全球化分工,配合强制结汇措施,截流外汇资本。3)目前则是基于土地信贷的信用扩张,内生性增长不断扩大资本。

3、基础建设推进乏力推进基础建设,需要强有力的政府扫清障碍,尽管印度政府已宣布将修缮五万公里的道路,但暂无修建高速公路的计划。此外,对于电商,政府也无税收方面的优惠。

莫迪对策:

一方面,以人口红利为沃土,以市场经济为肥料,以互联网和IT业为先锋,推动印度野蛮生长。

另一方面,利用政府之手,去做一些更宏大、更艰难的事,打通印度的任督二脉:

  • 改造铁路系统(经济动脉);
  • 改革财税体系(财政动脉);
  • 推动城市建设。

一、改造铁路系统

铁路不管在哪个国家,都是经济大动脉。在印度,每天,19000趟列车运输2300万人、300万吨货物。然而,国家垄断却是个大麻烦——人浮于事、派系倾轧、官僚主义。

1990年,印度铁路比中国更长。然而自那时起,中国铁路建设开始加速,总长度达到112000公里,而印度依旧为65000公里。中国在铁路上的投入,占GDP的比重,是印度的三倍。

印度政府对铁路货运收取高额费用,用于补助客运。因此货运被迫转向低效、污染严重且拥挤的公路。目前,铁路货运在印度的占比仅为30%,上世纪70年代,这一比例高达65%。

莫迪政府决心改变这一切。根据官方测算,铁路产出每提升1卢比,将为整个经济贡献3.3卢比——诸多行业都将受惠于铁路效率的提升。政府决心在未来五年共投入1400亿美元用于发展铁路。

为了刺激竞争,莫迪开始搞公私合营——政府将整个铁路系统经营权分拆,交给20家国营企业负责。私人和海外合作伙伴也被允许参与进来。当然,铁路完全民营化在短期内是不可能的,毕竟关系到130万铁路职工的饭碗。

在印度城市博帕尔的试验中,私人投资者获得修缮火车站的机会。由于管理能力大幅提升,火车站的收入、安全性、卫士条件等,均得到改善。去年客流提升15%,预计今年将提升更多。

二、改革财税体系

印度所有邦都有自己的民选政府和议会,有权对商品和服务实施不同的税法和税率。一辆卡车从印度南部开到北部,要在不同关卡支付至少5种税费。物流成本高企,税种纷繁复杂,很多税还被中央和地方重复征收,这些都束缚着印度经济发展。

8月上旬,印度议会下院通过了一项宪法修正案,将对印度目前复杂、混乱的联邦、邦和地方三级课税制度进行简化,由中央和地方征收税率相同、简单明晰的商品与服务税。过去被分割成20多个邦的小市场,也会被整合统一。

这标志着莫迪上任以来最大的改革胜利。当然,接下来还有硬仗要打——确定税率、各邦之间的税金分配比例、中央和地方的财权划分,都得讨价还价。

三、推动城市建设

假如铁路和税改看起来都不够『酷炫』的话,那么,建一百座新城如何?

是的,印度城市规划差、拥挤、污染严重、交通不便。除了新德里等大城市,其他城市,根本不值一提。莫迪上台后,承诺在2020年之前,建立100个智慧城市并带来上百万的工作机会。

首座智慧城市位于古吉拉特邦(Gujarat)——莫迪出生地、印度制造中心之一。

这座名为古吉拉特国际金融科技城(GIFT)的智慧城市自2007年起打造,从无到有,占地358公顷,造价120亿美元,长期目标是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短期目标则是吸引6%至8%的印度金融服务业到此开设营业点。根据麦肯锡报告,印度金融服务业对GDP的贡献度为5%,预计到2020年可达15%至20%。

其他99座新城的筹备工作也在同步进行中。不少政客将此看作是一生一次的大机遇。比如,安得拉邦(印度濒孟加拉湾的邦)首席部长Chandrababu Naidu计划在东部沿岸打造一个占地50000英亩、可容纳2200万居民的新城。

这种大开大合的大跃进风格,跟中国何其相似。

然而,印度又没中国这么好的命。经济是在突飞猛进,宗教、民族、阶级、政治、边境等问题,都在拖后腿。相比上述这些问题,经济改革反倒容易得多。

以最为突出的宗教问题为例:在印度,印度教和穆斯林之间的冲突已延续数百年。早在16世纪,印度便形成了外来的穆斯林王国与本地的印度教王国的对峙局面。不仅如此,宗教还与政治捆绑在一起。宗教暴力很少是自发的,往往是政治家煽动并加以利用。

莫迪本人就深陷宗教的漩涡之中,无法安身事外。

  • 上世纪70年代,莫迪正式成为国民志愿团一员,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也奠定了他的思想基因,即典型的印度教主义者
  • 在政治生涯之初,他曾在多次公开演讲中煽动印度教徒反对穆斯林。多年后,莫迪能登上总理宝座,国民志愿团功不可没——数百万志愿者为印度人民党带来选民,鼓吹民族主义口号『一个印度,伟大的印度』。在竞选活动中,莫迪激起民众对穆斯林更多的敌意,控诉他们生了太多孩子。

2001年,莫迪担任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2002年,古吉拉特邦发生印度教与穆斯林的严重冲突,导致上千人死亡,其中三分之二是穆斯林。美国政府指责莫迪未能妥善处理暴乱,于2005年以此为由拒绝向他发放签证。莫迪成了『不受美国欢迎的人』。

社会本应是和谐的,且应该在宗教之上。然而,莫迪现在最大的烦恼,大概就是他曾经允许并利用过的『社会不和谐』。

等待莫迪处理的问题还有很多,时间并不站在他这一边,2019年印度将举行下一届大选,莫迪不能奢望将上院、下院均收入囊中后再大步前进。

此外,单靠一人、一党之力,也无法将印度带入『黄金时代』,从私营部门等处吸收更多力量,才是王道。

莫迪会成为印度的邓小平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推荐 29